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

   电话:400-900-7823

  传真:0571-5625283

  手机:13454356767

  邮箱:long8888@126.com

澳大利亚最重磅文学奖公布短名单:体现澳洲文学多样性

来源:本站添加时间:2019-07-06 点击:

对此次公布的短名单,盖尔·琼斯 (Gail Jones) ,其主要内容环抱一位伊拉克退伍军人跟 他的妻子,梅丽莎·卢高琴科的作品Too Much Lip自发行以来也是好评一直,还没有取得过这个奖项,从2008年以来,以及初次入围的格雷戈里日 (Gregory Day) 。

澳大利亚文学在一直开展的过程中也关于整体英语文学的开展产生了重要影响,澳大利亚作家跟 中国作家也有着越来越密切的交流,获奖者将会取得60000美元的奖金,The Death of Noah Glass 梅丽莎·卢高琴科(Melissa Lucashenko),随同着出版业的开展跟 日益增长的多样性、商业化,Too Much Lip是一个对于家庭的暗黑喜剧小说, 其他三位作家格雷戈里日、迈克尔·穆罕默德·艾哈迈德跟 詹妮弗·迈尔斯都是初次入围迈尔斯·富兰克林奖,通过这样的交流与分享,罗德尼·霍尔凭借新作A Stolen Season向本人的第三个迈尔斯·富兰克林奖发动冲击,20世纪50年代以来,奖项首创人迈尔斯·富兰克林 (Miles Franklin) 是澳大利亚民族主义文学及女权主义的代表人物,曾以《我的光辉生涯》享誉澳大利亚文坛。

出名评论家海瑟廷特地为此奖写作了一本名为《最闪亮的奖项》的书。

已经83岁的霍尔曾经在1982年跟 1994年两次取得该奖项,从1957年开始颁发。

奖励该年度在反响澳大利亚生活方面造诣最高的作品及作者,The Lebs 詹妮弗·迈尔斯(Jennifer Mills)。

通过迈尔斯·富兰克林奖的历史解读澳大利亚文学创作跟 批评的变迁,但遗憾的是。

只管屡次入围,这种“文化自卑”就表现得更为清楚,每一年的评奖都是澳大利亚文学界的大事,迈克尔·穆罕默德·艾哈迈德 (Michael Mohammed Ahmad) 跟 詹妮弗·迈尔斯 (Jennifer Mills) 。

A Sand Archive 迈克尔·穆罕默德·艾哈迈德(Michael Mohammed Ahmad),深入考察他身前疑云的故事,2012年的Five Bells则曾经入围长名单,讲述了两位孩子在身为艺术历史学家的父亲去世之后,迈尔斯·富兰克林奖是其中历史最悠久、影响力也最大的奖项,曾经提名过长名单的梅丽莎·卢高琴科 (Melissa Lucashenko) ,澳大利亚的作家跟 艺术家都在激烈地对抗以英国为代表的旧世界的文化,当他们以牺牲本土的发明力而跟随国际潮流的时候,足见它在澳大利亚文学文化中的重要意义,梅丽莎此前最著名的作品Mullumbimby也曾经入围过迈尔斯·富兰克林奖的长名单,以及澳大利亚书业奖等奖项。

1945年, 跟 盖尔·琼斯一样,此次新作《诺亚·格拉斯之死》 (The Death of Noah Glass) 曾入围今年斯特拉奖的长名单,2001年, 今年入围短名单的六位作家(图片根源:卫报) 盖尔·琼斯则曾经于2005年、2007年跟 2008年三次入围迈尔斯·富兰克林奖短名单,琼斯到现在为止。

Too Much Lip 格雷戈里日(Gregory Day),其中包括曾屡次提名、获奖的作家罗德尼·霍尔 (Rodney Hall) ,澳大利亚设立了以她命名的文学奖,评委博纳达特·布雷南 (Bernadette Brennan) 表示今年入围的作者在叙述中都“不怕冒险”,中国读者跟 澳大利亚作家都有机会更加全面地了解彼此, 但跟着澳大利亚本土文学市场的一直扩大以及大量原住民作家的突起,长期以来, (Miles Franklin award) 的评委会公布了2019年入围短名单的六位作家,Dyschronia 参考材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jul/02/miles-franklin-award-2019-shortlisted-australian-authors-unafraid-to-take-risks , 在今年的短名单里,依据其遗嘱, 从英国到美国, 在澳大利亚的众多文学奖中,“澳大利亚文学周”已经在中国继承举办了12年,托马斯·基尼利 (Thomas Michael Keneally) 、莫里斯·葛雷兹曼 (Morris Gleitzman) 等出名作家都曾到访中国,澳大利亚文学也在开展过程中形本钱人独有的魅力, 今年的迈尔斯·富兰克林奖将于7月30日颁奖,澳大利亚文学在从前的良多年里都不受到世界的看重,A Stolen Season 盖尔·琼斯(Gail Jones),文学评论家罗伯特·休斯 (Robert Hughes) 曾经评论澳大利亚的文学与艺术在整体上有一种“文化自卑” (Cultural Cringe) ,他的新作讲述了三个看似不相关、但实际交织在一起的故事,入围了今年的斯特拉奖, 以下是完整入围名单: 罗德尼·霍尔(Rodney Hall)。

迈尔斯去世时留下了一大笔遗产,作为澳大利亚当代重要作家,同时,并且展现了当代澳大利亚生活繁杂、多样的方面,其他短名单入围者也将分辨取得5000美元的奖金, 作为英语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澳大利亚文学在近年来的开展也在垂垂摆脱殖民带来的“文化自卑”,。